龙港寻“城”记—— “中国第一座农民城”都市梦想不断升级

凯发注册送21

2018-10-09

  初到苍南县龙港镇,我们惊讶于它更像一座“城”。 就连它的面积和人口也显示出城市的样貌——辖区面积从1984年建镇时的平方公里扩到如今的平方公里,常住人口从8000余人增至万人。   这让人好奇:龙港镇,“城”自何处来?  今年80岁的陈定模,是龙港镇第一任党委书记,他给出第一个回答:“龙港建城,顺应群众意愿、改善群众生活。 ”  龙港的发展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。 上世纪80年代初,还是一个小渔村的龙港在全国第一个实行户籍制度改革,农民可以自带口粮进城、自建住宅落户、自办企业发展。

城市与乡村之间打开了口子,一大批来自周边地区的“万元户”在龙港集资建城,“做一个城里人”——众多农民世世代代的梦想就这样被激发。

  30多年过去了,“农民城”里一排排“通天楼”已是沧桑斑驳。 当壮举成为历史,龙港面临要素配置、管理能力、执法权限和生活品质等自身无法克服的难题。   2014年底,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声中,龙港成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方案中仅有的两个镇级试点之一。   龙港以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为突破口,实现管理创新和治理能力提升,41个镇级机构整合为15个大部门,在没有增加人员的情况下,有效承接苍南县下放的1575项事项,基本实现“小政府大服务”。   “从建‘农民城’到构建现代城市管理架构,我们期待,龙港再次在中国城乡发展史上写下浓重一笔。

”陈定模说。

  入夜,在鳌江畔的外滩眺望,车水马龙、炫彩灯光,龙港丝毫不比大城市逊色。 “龙港的成长绝不只是体量,更多的是内涵。

”长年在城建和规划部门工作的徐安达,说出第二个回答。

  建于上世纪末的外滩广场,正是徐安达参与规划设计的城市公园。 “‘农民城’一度被认为粗放发展、没有品质,龙港千方百计摆脱这一形象。 ”徐安达回忆。 1999年,在龙港建镇15周年时,外滩广场上200架钢琴联弹的场面打破世界吉尼斯纪录,成为龙港人的集体记忆。   其实,在龙港发生的很多事情都能成为新闻,比如温州首个镇级体育馆、污水处理厂,全省首家镇级行政审批服务中心、首家镇级麦当劳餐厅,全国首条镇级地下人防商业街……城市在很多“首个”中丰盈。 龙港建镇后的5次城市总体规划,均邀请国内知名设计院操刀,为的是在城镇化进程中继续领跑全国。   “龙港是不甘心流于平庸,要创造有自己特色的城市。 ”徐安达说。

近期,四座跨江大桥,甬台温高速复线,客运中心、城市公园、体育馆、高级中学等一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落地,再次为龙港人的城市梦注入更多色彩。

  龙港人眼下最大的“梦”,就是龙港新城。

在当地人的极力推荐下,记者沿着世纪大道一路向东,去看“新城”。 茫茫东海之上,一片平整的陆地,从鳌江口一直向东延伸,似乎与天空相接。

  “敢想、敢闯、敢于试验,龙港有独特的城市精神,注定要继续向前奔跑。

”龙港新城开发建设管委会总工程师章圣伦,给出第三个回答。 在他身后,一幢幢高楼在曾经的滩涂上拔地而起,恍然间让人重见建镇时的火热场景。   龙港新城总规划面积106平方公里,首期30平方公里,目标是集聚周边20万人口,龙港人称它为“新大陆”。

他们从多年的“造城”历程中汲取经验,老城区未能落地的高等职业教育、创意产业、港区经济、休闲旅游、现代农业将在新城大显身手,建一座吸引人、留住人、造福人的城镇。   从鳌江转到东海,龙港的眼界愈发辽阔。

“今天的龙港,多了一份稳重和从容,我们看好未来,城市梦永不停歇。

”章圣伦说。

(记者裘一佼周琳子施佳琦)。